“体育很短,生活很长”

 亚博体育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6-26 08:00

埃文庆幸:“我感谢父亲,他在我初入足球圈时就告诫我,体育很短,生活很长。所以,当身边同龄人选择辍学踢球时,我坚持读完高中并最终攻下大学文凭。”现在,埃文天天喊累,不过,替退役运动员打离婚官司,很赚钱。

原标题:“体育很短,生活很长”

“体育很短,生活很长。”今春,在芝加哥偶遇埃文·沃特菲尔——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的美国男足后卫,他如是说。

纽约大学调查过美国主流项目运动员的平均运动寿命,美式足球(橄榄球)约3.1年,棒球约5.5年,篮球(NBA)约5.6-5.7年。照这个数据,姚明从2002年进入NBA到2011年退役,9年的职业生涯已很了不起。

“青春不再来”——运动员才最懂个中伤感与茫然。埃文说,他用了两年,才从遭遇挫败的精神状态中走出来,进入著名的体育特色大学——美国杜克大学读法律。如今,他在芝加哥当律师。

“职业球员赚钱很多,退役后更难适应生活。因为,他们习惯了动辄几百万美元的年收入,退役后几百万收入一下子没了,又缺少其他技能,即便有,也不安于薪水大降、朝九晚五的普通职位。大多数挥金如土的体育明星,很快就坐吃山空,近8成家庭陷入离婚纠纷。”

埃文庆幸:“我感谢父亲,他在我初入足球圈时就告诫我,体育很短,生活很长。所以,当身边同龄人选择辍学踢球时,我坚持读完高中并最终攻下大学文凭。”现在,埃文天天喊累,不过,替退役运动员打离婚官司,很赚钱。

埃文所说美国退役运动员的惨淡生活,或许再就业途中的中国体育明星正在经历,甚至活路更窄。毕竟,与美国运动员大多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相比,中国运动员的教育经历支离破碎,像姚明选择进大学回炉者门可罗雀。

西安,一年一度的“老甲A足球赛”上,郝海东、范志毅、黎兵、马明宇、彭伟国、胡志军,这些曾经叱咤风云的中国体育史上首批职业运动员的名字,又一次撞开了球迷们尘封的记忆。而他们中的大多数,正长叹“报足无门”。可是,黎兵暗示待遇低,使老甲A们不愿屈就基层足球教职;区楚良隐喻老甲A们缺改变的勇气和励志毅力,以致渐渐边缘;郝海东、范志毅们商海沉浮却难灿烂,又似是美国退役明星们既不愿告别日进斗金、也不甘仅仅日赚三餐的尴尬翻版。

体育很短,生活很长——大戚说:“沉下心来,守住寂寞”;马儿说:“有韧性,要付出,才有回报”。非套话,是解药! ·汪 晖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