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登录媒体三人谈:宋祖德是娱乐经济的无聊产物

 娱乐活动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6-04 06:36

人物周刊:宋祖德的博客发言总有危言耸听的嫌疑,很多人都觉得他很恶俗。但我认为,大众的问题在于,看到别人的恶俗,看不到自己的恶俗。

魏英杰(媒体评论员):反省意识确实是当下知识界和媒体严重缺乏的品质,恶搞、批评别人总是容易的;而实际上,没有反省意识的批评,对理性和知识是一种伤害,对自己和当事人也是一种伤害。

我认为,精英和非精英分子的最大区别在于,是否具有强烈的公共意识。其内涵也包括反省意识在内。

章杰(南京日报记者):我一点都不讨厌他。明明你知道他在瞎说,他还是很认真、很诚恳地说着自己是真善美的代表,是一个诗人时,你会感到在上演一场真人秀。

人物周刊:读完他的博客之后,发现他所说的危言耸听的话,居然有部分应验。宋祖德的话,有些是真的,但是大家当成假的。魏英杰:宋祖德谈到的一些问题,我也相信他是有体会或亲历的。但是,他所指出的一些真实,并不能掩盖他在另一些方面的不真实。

章杰:其实他也是个聪明的人,有的时候会去诽谤,但那些特别离谱的话他肯定通过一些调查才说出来的。再说他在娱乐圈里那么长时间了,作为一个娱乐产业的投资人,出钱人,他总能了解点圈子内的丑事动态,而且演员还只能对他敢怒不敢言。

人物周刊:王朔比宋祖德更诚实吗?我认为王朔说话的方式更为可信,是因为他是用知识分子的逻辑和话语去说话的。我认为宋祖德在骂人上,采取了一个主流和媒体都不能接纳的策略。

魏英杰:我认为宋祖德对付媒体确实是有策略的。他就是用这样的招数吸引媒体和大众的关注,否则像他这样口无禁忌,又殊无贡献的人,谁会去关心他?但你别看没几个人对他感冒,但他一开新闻发布会,记者却又蜂拥而至,因为,那意味着有好戏看了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宋就是大陆最大的“反智精英”。

章杰:宋祖德是有点病态,他的娱乐精神就是不大看得起自己,把自己放得很低,就是个娱乐小丑。其实人家是个老板,这么疯癫为的就是给员工赚钱,也不容易。

我觉得他的出现也是这个浮躁的媒体时代给造出来的,如果全国的报纸都像《人民日报》那样,他根本不可能有市场。

人物周刊:王朔作为知识分子,要贬低自己,而宋作为非知识分子,要拔高自己。赵忠祥要缩小自己的性事,而有些人要扩大自己的慈父一面。这些人有着他们自己的道德和逻辑,而且自成体系,自圆其说。

魏英杰:就如你所说的,他们做事情确实应该都有自己的道德和逻辑,而且是“自洽”的,否则岂不是人格分裂、精神崩溃了。至于这是不是意味着社会的道德混乱,难说。每个时代每个社会,都会有这样的人。

章杰:宋祖德要养活很多人啊。他做增高鞋垫发家,想要投身娱乐圈做影视。这其实是个名利圈,有名才能有利,他只有靠这种恶俗炒作来使自己的曝光率高,从而达到自己产品的推销。他已经顾不得个人廉耻。从这点上说,他是个好老板。

人物周刊:他真的那么值得人厌恶吗?有无妖魔化的成分?

魏英杰:他是不是值得人家讨厌,自我炒作也罢,妖魔化也好,其实都不重要。要紧的是,不知道宋祖德半夜醒来,会不会自己也讨厌起自己来。

章杰:如果从媒体角度,他肯定不是个好人,天天骂这个骂那个的。但是现实中,他的确比较大方,对演员大方,对演出单位大方,比较能够结交到朋友。他总是比明星们的虚情假意来得好,总比老是骗人、给大家看点假相的人要好。

人物周刊:饶颖、张钰,民众对性丑闻相对是反感的。而宋是反其道而行之。他居然去接近这些名声狼籍的女人。

魏英杰:无论男女,只要正处于舆论中心,他大概都要凑上去的。我看,只要能够抢人眼球,他是“男女通吃”的,对此大可不必抱什么“同情的理解”。

章杰:现在的娱乐新闻就是以猛料著称。他了解媒体的心态后就充分满足媒体的需要,造成自己在媒体上有强势话语权。他是否善良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至少他对他的母亲挺孝顺的。

人物周刊:如何看待宋和媒体的关系?

魏英杰:是谁这么热衷于报道宋祖德的?与其说是公众,不如说是媒体。宋祖德的今天,我看就是他和媒体共谋的一个结果。宋需要话语权,媒体需要八卦,二者眉来眼去,成就了这么一个娱乐界“怪胎”。章杰:他就是娱乐经济出现的无聊产物。一个人想要攀上高枝的典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