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官网娱乐新闻不能仅有消遣

 娱乐活动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6-01 11:32

  台湾地区导演杨德昌去世后,作为其生前好友,导演侯孝贤一直非常低调。3日下午,侯孝贤在台北市出席了公益活动,面对记者关于杨德昌去世的问题,他只是脸色沉郁地说了“不要消费杨德昌”几个字,表达了对媒体过分热衷追炒杨德昌生前情史的不满。

  确实,作为台湾电影领军人物之一的杨德昌去逝后,关于其本人成就的新闻报道少之又少,许多读者甚至根本就无从知道杨德昌究竟何许人也,究竟为台湾电影作出了怎样的贡献,反倒是有关他的各类八卦新闻铺天盖地而来,就连他的前妻蔡琴也不得不发表公开信,以表明自己的态度。这样的景象同样出现在前不久匆匆告别人世的侯耀文的身上,连篇累牍的“侯氏”情史,资产继承话题迷局风云变幻,就连他的女儿最后也未能幸免见光。

  人本来是不可以消费的。不过,在娱乐一切的泛娱乐风潮之下,已经过世的杨德昌又确确实实变成了一件供人娱乐的商品,一切与之有关的信息都可能变成黑纸白字。什么艺术成就,什么丰功伟绩,如果不够娱乐读者的噱头级别,统统只能扔到垃圾箱。

  关于娱乐化的问题,易中天曾经打了一个很为形象的比喻:会喝酒的人都知道,酒都是勾兑出来的。酒的浓度太高了以后,是不能喝的。比如说贵州茅台,多少多少年的,我们喝的不是从地下挖出来的一百多年的茅台,而是用一百年的茅台勾兑的。学术传播做的就是这样一个“勾兑”的工作。同样,酵母也是不能吃的,酵母必须掺到面粉里面去发酵以后,做成面包、馒头才能吃,学术大众化的过程就是放多少酵母粉的问题。这么看来,易中天并非全部反对娱乐化的,只不过认为要适度,有度就能起到丰富大众文化生活的目的,反之,就是恶俗,就像是酒里掺多了水,没了一点酒味。就像这次,杨德昌艺术成就的“酒”,在娱乐炒作风潮之下,大有被生活化问题等“水分”冲淡之势,这也是侯孝贤脸色深沉原因所在。

  美国著名文化批评家尼尔·波兹曼在《娱乐至死》中写道:“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,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,如果严肃的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,总而言之,如果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,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,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,文化灭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”。“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,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。”